1. 首页
  2. 印刷百科
  3. 包装印刷

以香港为例,解析当前塑料废弃物回收利用的急迫性以及面临的挑战

以香港为例,解析当前塑料废弃物回收利用的急迫性以及面临的挑战

按照联合国统计,全球海洋里大概有51万亿个塑料微粒,是银河系中恒星总量的500倍。每一年有超出800万吨的塑料被倒进海洋,当中50%的塑料仅被采用过一次。预估到2050年,全世界海洋中的塑料总重将超出鱼类重量总和,塑料已经“入侵”了一半的海龟和近乎全部的海洋鸟类的体内。

这些统计数据、图片令人震惊,令人痛心。但塑料污染的杀伤力更让人“绝望”。因为塑料污染危机与气候异常的危害非常,它污染了地球上全部的生态系统以及愈来愈多的生物,而且塑料不能有效地被食物链消化吸收。更难过的是,在过去的20年中,一次性塑料的产量大幅提升,节约、控制、再利用和回收的系统并没有维持下来。境地再糟,大伙儿也一定要全力以赴,针对塑料,大伙儿一定要抗战到底。

接下来Amanda Clarkel将以香港塑料废弃物难题为例,介绍政府部门、企业、群众在教育管控、生产采用以及回收等方面的实践经验和教训。

香港有着严重的塑料污染难题,是人均废弃物产出量最多的地区之一。每一天有超出2000吨的聚苯乙烯、工商业塑料被丢掉——占满了垃圾场也侵占了公园、沿海地区和河道等。

在2016年1月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埃伦·麦克阿瑟基金会公布的最新塑料经济报告指明:全球生产的塑料已从1964年的1500万吨猛增至2014年的3.11亿吨,且伴随着市场需求的提升20年后其总量将会提升至现阶段的两倍。报告预估到2050年,按重量估算的情况下,大海中塑料废弃物将比鱼还要多。

作为一个严格依赖消费为根本的社会,香港的塑料废弃物难题特别突出。“卖力工作,尽情玩乐”的文化促使群众非常注重方便快捷与舒适安逸,反之非常少会考虑那些被轻意丢掉的塑料废弃物究竟是如何处理的。大伙儿只要随便丢掉,且对这些废弃物现阶段所产生的的真实影响如气候异常和环境污染等难题仿佛能够忽视不见。绝大部分状况下,人们认为处理废弃物仅仅是那些清扫工和热衷于环保的志愿者的事,而这也更进一步加重了塑料废弃物与消费者失衡的状况。

政府部门有一些矛盾的态度以及社会公众自我意识的欠缺也会促使难题显得更复杂。即使去年政府部门针对在城市中采用塑料包装袋开展了征税,但塑料包装制品目前却变成了一个更为令人担忧的难题。每一天大伙儿要面对各式各样毫无价值和必要的塑料包装制品;从商场里独立包装的蔬菜水果到干洗店里为每一件衣服准备的塑料包装袋。

一个非常典型的企业违规的例子便是麦当劳的。在过去的五六年间,地处亚洲的麦当劳始终都在为饮料供应独立的塑料包装袋,有很多还是在顾客选择在门店现场食用的状况下,因为他们基本不会问客户是不是必须一个袋子。这与麦当劳所声称的有关于可持续性废物管理和保护环境的企业文化是直接矛盾的。

另一个有些令人吃惊的违规例子是香港科学博物馆以及其大受欢迎的“出海吗 塑料废弃物项目”,因为他们会发放游客一次性的装湿雨伞的塑料包装袋且游客只可以买瓶装水。

另外回收塑料也遇上了重大阻拦。在香港回收并不是强制的,那些消费者分类的废弃物最后会被混合在一块处理。事实上,据政府部门公布的统计数据,与2005年25%的塑料废弃物被回收对比,2014年仅有5%被回收。

更令人担忧的是,近乎没有实际的回收再在香港开展实施。按照环境保护署(简称环保署)的统计数据,2011年843,200吨塑料废物中有多达839,300吨,约99.5%被出口,就是说仅有0.5%是在本地回收。

城市里基本上是不鼓励回收塑料的,因为废弃物的运输和分类需要很高的成本,这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盈利,对比之下,全球石油价格低,且塑料产量高,因此企业更愿意购买新塑料而不去使用再生塑料。同时因为设备有限和政府部门对本地回收企业设定的不合理政策,绝大部分塑料废弃物都是运到大陆加工回收。许多人认为香港的回收塑料业务“只不过是把废弃物走私回大陆”而已。

1.生产商、商场和食品零售商必须主动性地大量降低独立产品的包装总量,特别是在政府部门拖着不办的状况下。环保署引入“食品卫生”作为阻拦降低过度包装的规范,是鼠目寸光且不能接受的行为。为了防止过度包装导致的浪费,2006年台湾开始制定标准限制各类礼品盒的包装层数和体积规模。

违反者将面临多达约4万港元的处罚。在德国,商场里一定要放置包装材料包括塑料、纸张和金属的回收箱。2014年创建的一家地处柏林的商场Original Unverpackt(原始的未包装的)制定了“零废料零包装”政策(鼓励顾客自带购物袋或其它容器来店里购买常见品牌的商品),这一商场很受消费者欢迎。

2.在推动降低塑料采用方面,企业也扮演着关键角色。行业——塑料产品的生产商——必须发挥带头作用,支持教育宣传,保证消费者了解自己的选择。他们还一定要不断地推进和欢迎前沿科技、负责任采购以及最后产品回收利用方面的可持续性创新。

比如,可口可乐始终是回收塑料利用方面的领先开创者。他们的第一款由部分植物原料制造而成的完全可回收的PET塑料饮料瓶,看上去用起来跟传统的PET塑料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却有较低的碳足迹。除开通过植物饮料瓶技术降低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增加采用可再生原料外,可口可乐另外也激起了消费者的共鸣,从而协助企业提升了销量,得到良好声誉以及各类可持续发展和创新奖项等。

3.在推进公共自我意识,鼓励香港消费者再利用、回收和分离塑料方面,政府部门扮演着非常关键的角色。香港当局要清楚塑料废弃物同发展大局之间的关系,要意识到假如大伙儿不改变习惯的话,10-15年后其它的国家和地区将会会步香港的后尘。即使香港政府鼓励回收塑料,但是在实际行动上,比如在教育社会公众应当将哪些类型的塑料投入可回收垃圾箱时,却表现糟糕。这促使分类塑料废弃物显得更艰难,从而阻拦回收工作,提高处理成本。

或许目前大伙儿必须开展更为具备冲击力的运动 实际上又有多少香港人了解那些堆积成山的废弃物去哪了 让学生和企业实地调查垃圾填埋场——直面规模性的充满臭味的废弃物,参与生活垃圾处理——将会有利于填补这种失衡并使大伙儿自我意识到如果塑料废弃物被丢掉,从理论上讲它就会始终存在于生态环境之中。

4.彻底检查、改革一整个回收行业。有关政府部门人事已经在积极创建一个指导委员会监督回收企业,政府部门规划创建一个基金长期支持回收塑料行业。另外已经在开展磋商的提议之一便是向回收和处理低价值废弃物如塑料、木材的企业供应土地或直接经济补贴。今年3月,中国海关发起“绿色篱笆”项目,目的便是严厉打击废弃物走私进到大陆。

5.社会公众消费模式一定要经历一个巨大的变化。在某种意义上,这种变化起源于大伙儿每一个个体。日常的生活中,大伙儿能够选择更为明智的购买决策,尽量避免采用塑料产品。大伙儿必须考虑每个人做出的什么样的小变化,通过累积从而能够产生大的影响。

埃伦·麦克阿瑟的报告得出结论说:再次好好考虑下塑料经济是很有必要的,他说:“要想达成系统性的改变,必须全球共同奋斗,必须全球塑料供应链上全部利益有关方协同合作。”即使解决方案很复杂且多层次,但是针对全部利益有关方特别是香港和亚洲企业来说,这都是引导改变的一个关键机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博士立方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xuni.cn/baike/baozhuangyinshua/703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