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印刷百科

为何说传统的木刻水印技术是现代印刷技术无法超越的

木刻水印,指的是彩色套印技术,主要运用于水墨画、彩墨画和绢画等手迹艺术品的复制,它可以按照原稿着色的深浅、阴阳向背的不同,分别刻成许多板块,紧接着按照色调进行套印或是叠印。木刻水印是我国特有的印刷方法,复制出来的作品几乎能百分百保持原作的特点,所以又被被誉为“再创造的艺术”。

木刻水印,指的是彩色套印技术,主要运用于水墨画、彩墨画和绢画等手迹艺术品的复制,它可以按照原稿着色的深浅、阴阳向背的不同,分别刻成许多板块,紧接着按照色调进行套印或是叠印。木刻水印是我国特有的印刷方法,复制出来的作品几乎能百分百保持原作的特点,所以又被被誉为“再创造的艺术”。

30212761474423508

木刻水印技术介绍

木刻水印属于纯手工印刷工艺,工艺程序包括勾(分版)、刻(制版)、印(印刷)等,还有刻、剔、掸、描等特殊技巧。木刻水印以笔、刀、刷子、耙子、国画颜料、水等材料为基础工具,以追求还原中国传统书画的艺术形态、笔墨、神采为最终目的。

1.勾画

勾画环节一般由画师来担任。起步先分色,即把画稿上所有的相同色调的笔迹划入于一套版内,画面上有几个色调,即分为几套版。色调简单的画面有二、三套至八、九套版不等,工细而繁杂的要要分到几十套,大幅的甚至要分到几百套到一千六百余套(如《簪花仕女图卷》)。勾描时先用赛璐璐版(即全透明薄胶版)覆盖在原作上,对着勾描;紧接着用超薄的燕皮纸覆在勾描好的赛璐璐版上再描。将描好之后的画稿,非常细致地反复查验其笔触、风韵,同原作有没有差异。之后,再根据原作的色调和印刷分别划出几套版备用。

2.刻板

刻板是木刻水印的第二道关键工序,即把勾在燕皮纸上的画样粘在木板上再进行手工雕刻。除根据墨线手工雕刻外,还须参考原作,仔细领悟,持械如笔,才可以把原作的精气神和技法传递得活灵活现。

3.印刷

d02788d8dd6e17a69a7520印刷是木刻水印画的最后一道工序,各分版刻成后,逐一逐版套印成画。印刷用到的纸(或绢)、墨、色等材料和原作材料保持一致。考虑到印刷用料及装裱方式要与原作相同,所以木刻水印的复制品具备神似原作的特殊效果。人们常称之为”艺术再现”,几可以假乱真。同时木刻水印全靠手工操作,技术水平要求高,生产耗时长,产量少,所以,木刻水印画也被当作一种艺术品而备受中外艺术爱好者的欢迎。

木刻水印手艺在我国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中国传统,其中要数北京的技术最为精湛,而荣宝斋则是木刻水印技术里的翘楚。新中国成立后,荣宝斋木刻水印由原先只可以印大不及尺的诗笺、信笺发展壮大到能活灵活现、神形兼备地印制笔墨淋漓、气势豪迈的《奔马图》及唐代周昉绘制的《簪花侍女图》、宋代马远的《踏歌图》等大幅艺术作品,这一变化标志着我国的雕版印刷术已发展到了巅峰。

荣宝斋木刻水印技术的发展

荣宝斋坐落于北京宣武区琉璃厂西街,其前身为”松竹斋”,成立于康熙十一年(1672年)。光绪二十年(1894年),更名为荣宝斋,寓意”以文会友,荣名为宝”。荣宝斋成立至今已有三百余年历史,从成立之初就是书画界知名人士交流和乐于往来的场所。荣宝斋制作的木刻水印画驰名国内外,最知名的要数五代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整个复制过程整整用了8年,光是手工雕刻木版就用了1667块,套印次数达6000多次,为了可以百分百呈现原作的风采。值得一提的是,荣宝斋在复制的过程中特意用到了与原画一模一样的材料和珍贵颜料。正是在这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的驱使下,荣宝斋的木刻水印技术日益精湛,其制作的木版画多次出国展览,还远销国内外,并被许多国家的博物馆当作珍品收藏。

荣宝斋木刻水印技术来源于我国古代雕版印刷的”版”套印,所谓的”版”套印,指的是按照画稿笔迹的粗细长度、曲直方圆、刚柔枯润,设色的浓淡、深浅、冷暖及色相的向背阴阳分版勾摹,刻成多个板块,紧接着对比原作,由深至浅,逐笔依次叠印,务求逼肖原作,精准无误,超过以假乱真的程度。木刻水印手艺在我国拥有丰富的历史中国传统。早在唐代咸通九年(公元868年),有一个名字叫做王阶的人便用此技术刻《金刚经》扉页插图,现尚流传于世。自唐以来书籍多附插图,十六世纪始有彩色套印。近数十年来,荣宝斋在这一中国传统手艺基础上不断进行改进创新,于1896年设帖套作,延聘刻、印高手,印制了大量精美的诗笺、信笺。民国期间荣宝斋重刊《十竹斋笺谱》,使彩色套印和拱花术得到了延续和发展。

21665QmBbm5_b

荣宝斋的木刻水印技术,是从印制诗笺起步的。所谓的诗笺,就是带有暗花和格纹的信笺,是中国传统文人用的物品。清朝末年的诗笺不仅象征着雕版印刷技术的最高水准,也展现了这个时期经典的绘画特点。来到20世纪30年代,笺纸的颓败之势日趋明显,旧有的店铺已经大多慢慢失去了印制的能力,手艺高深的技师又相继故去,技术也没有得到进一步的传承。一直以来对木刻版画十分偏爱的鲁迅敏锐地留意到了这一点,他意识到如战争卷土重来,这项相传上千年的手艺恐怕真的就要泯灭了。1933年,郑振铎受鲁迅之托,在京城寻找可以印制精美诗笺的地方。9月中旬,郑振铎寻到了荣宝斋。在荣宝斋全体人员的配合下,两位先生的心愿最终实现了,这一民族遗产得到保存和流传,多年以后,郑振铎先生对这事依然忘不掉。通过此次印制,荣宝斋又再次凝聚了木刻水印的技术力量。

新中国成立后,在郑振铎等文化界知名人士的奔波下,荣宝斋成为公私合营的新型作坊。这时一大批已在当时社会上成名的画家、技师,被吸引来到了荣宝斋,为荣宝斋的木刻水印提供了一个史无前例的豪华阵容,荣宝斋的木刻水印技术一步步迈向了完善和成熟。

有一次,徐悲鸿先生拿着他一幅在上世纪50年代完成的,极具代表性的作品,来到荣宝斋。由于他的一位英国友人爱上了这幅作品,但他十分珍爱这幅作品,于是重新画了一幅。十分遗憾的是这幅作品马腿画的长了一点,但重画也不一定能够有这一幅好,因此悲鸿先生询问是否可以用木刻水印的方式加以修正。结果,这幅作品通过木刻水印技术的处置不仅弥补了创作中的欠缺,同时还完整地展现了原作的风韵。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博士立方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xuni.cn/baike/530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